看文用- -记录用小天地

作业小记录

第四周作业

 

任青是一个略微腼腆的小孩,认生,不大爱说话。

上小学的时候,她是班里毫不起眼的存在,能一天到头不说一句话。上课不积极主动回答问题,课余也不和同学们打打闹闹,班里的集体活动也从不主动参与,说白了就是太不合群。

长到十来岁的年纪,这总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性子好转了几分,但依然不太爱交际,女性朋友掰着手指头数也只有一起念书念上来的那么两个,男性朋友更是用不着数。

更要命的是,她是传说中自己在脑内能组一桌麻将的双鱼座,时而浪漫情怀悲春伤秋,时而冷幽默爆棚自娱自乐得能笑出一朵花儿来。她就爱自己把自己关在自己的小圈圈里,喜怒哀乐都只让圈子里的人看到。

爱做甜食(看到好看的甜食就会走不动)

 

转学过来的孙周易是个北方家庭长大的男生。家境中上、生活独立、呼朋唤友,个性强势又随意,做事粗中有细,是个格外早熟的大男孩。

他爹妈据说是生意人,经常打飞的各处跑,从小就习惯一个人生活的孙周易不但生活技能满点,还在寒暑假一个人跑去外地背包旅游。这样的男生,在一群差不多年纪的孩子中俨然是团队老大的式码。

爱吃甜食

 

 

 

 

 

 

 

 

 

 

 

 

 

 

1.

两者同班了一个学期,见面也只是眼熟。任青只爱跟熟悉的好友说说话,孙大大那样的人群聚集地她是看都不会往那儿看的。

他们的交集源于一次偶然的旅行。

2.

为什么说是“偶然”呢。

看完公路电影心血来潮就想跑出门旅游的小女孩,说出这个提议就遭到了周遭好友和父母的反对。青春期执拗劲儿上来了,任性的偷偷摸摸收拾了一个背包,自以为非常炫酷的迈上火车哧哼哧哼地跑到了离家乡几百公里之遥的另一个城市。

3.

任青有个习惯,手机不放兜里,爱放在背包的最外面。插上耳机听着歌,美名其曰:“这样手机里的歌声断了我就知道手机被偷了嘛!”但事实的经验告诉她,在陌生的城市拿着地图换乘公车,手机还特别招摇的放在背包外层,简直是嫌小偷不够专业。

在任青慢半拍的发现耳机里突然没声儿了的时候,手机和新主人一起不知所踪。对着公交司机大叫着放我下车的小女孩,面对着这个刚到没有4小时的陌生城市手足无措得一塌糊涂。自我厌弃的情绪涌上头来,任青背着她的双肩背包,手里的地图被她紧捏成团,颇为潦倒的蹲在地上掉着金豆子。

4.

大约颓靡无措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一小时,任青觉得肚子开始抗议。大概心情不好也会消耗脑力体力吧,她想着。她站起身的时候踉跄了一下,揉了揉蹲的太久已经酸胀不已的膝盖,四处张望了一下,像斜对面的便利店走去。“不论什么时候还是得填饱肚子呀....”

 

5.

他乡遇故知的感觉实在太好,冲淡了任青性格认生的这个小设定。但她还是不敢贸贸然的跑去跟孙大大说话。跟在他身后付了钱,看到对方出了便利店,她便也小步的跟了上去。

 

 

 任青上车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旅行团,中老年的。中年大妈的战斗力一直生猛无敌,所以在一个卷着小卷发,身材颇为壮硕的阿姨挑着眉提出跟她换床位时,任青很怂的从一个中铺换到了几个床位之外的上铺。


艰难的爬上上铺躺下,转头看到隔壁蜷着身子的背影特别眼熟。

 

 

 

 

 

 

 

因为是在有人居住的安全区

和感受到了久违的放松

其最明显的行为就是后半夜两点半

睁着眼坐起来

然后发现也睁着眼

 

“睡不着。”感慨

“睡不着。”感慨

然后这俩就偷摸跑出了屋

再然后这俩又哆哆嗦嗦的跑回了屋

沙漠的大晚上,就算是有人区

也还是挺冷的

 

 

 

 

他十几岁时候一个人去了南方,在云贵周遭周转旅游,某个清晨,于汽车停开、行人绝迹的路上一个人寂静的走过,那时候山上有一股风,无声无息的吹着,让人无比小资地觉得能在这里遇到一个人,完成一场梦。



评论
热度(1)

© 玄筝筝筝 | Powered by LOFTER